贰寒

刺客//仲孟/枭辰//kt U担//AOTU/凯莉、丹尼尔/嘉瑞/雷帕//轰爆/切爆//中V龙言//愁海//
用爱发电
冷cp拉郎专业爬墙头
剪辑写段,文笔渣,想啥写啥
谢谢喜欢
微博:@贰寒_一生应援

发家致富新途径啊,一趟下来别说车票了一个月伙食费都能回来简直不能太值得,反正也不知道凹凸世界是什么东西我只是恰好看过认得角色也没多喜欢,签名海报有什么用啊,总之排到了就是好命,人傻钱多都送过来吧嘻嘻


虽然海报买了就是自己的,怎么处理都是自由,但是活动刚刚结束不到半天就整套全网各种天价出售真的是开眼了,没想到这种事情这么快就出现在凹凸这里了有点感慨,现在搜咸鱼出来的信息看这都不舒服★

(这种黄牛行为应该不是小姑娘们做的吧,xd)

【金凯金】近似回忆


-凹凸世界 cp 金x凯莉
-私设如山,渣,短,介意慎
-bg介意慎

1

凯莉的手上有一个金色扣环,看上去很粗糙,简直像质地简陋的箭头胡乱咬成的一个圈。

只是在这样鱼龙混杂的酒馆里,人们都只顾着向着衣着、面貌无不精致的小姐献殷勤,并没有不开眼的,选择去提及那一个谜一样的圈。

“本小姐玩累了,给我开个能看到楼下舞池的包间。”一张金闪闪的扑克牌随着她挥下的手在木质的酒桌上划出很深的痕迹。刺耳的声音被四周的喧闹遮掩住,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他恰好是新来的酒保,面对这样“万众瞩目”的客人只能压低了帽沿,尽量低调的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指腹划过那张牌的时候一阵劲风划过耳边,他的头上忽然一轻——帽子竟然在那一刹那被什么东西打落了。

第一个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念头是:喔!这冰冷的金属质感——看来真的是一张金子做的牌!真不愧是凯莉啊!

第二个,则是茫然。

他迟疑着回过身看着他被打落棒球帽,就在那帽子一侧,一颗粉紫色的星星正明晃晃的躺在旁边。

“……他,和我一起到房间里去。”黑发粉裙的女孩不知何时已经靠的极近,纤细的手指正抵在了他被金色碎发覆盖着的额头上。

沐浴着四周人阴沉的妒忌,他本应该诚惶诚恐或者对于接下来通常将要发生的事情产生点什么旖旎的臆想。但他没有。

这样的场景出现的是那样理所应当。

就好像一切的轨迹,都本该是这样。

他几乎忍不住的抬手轻轻去摸刚才经凯莉手指触碰过的地方,可惜那里早就没有温度,和那张金属扑克一样是一片冰凉。

她刚刚凑近的时候,身上好像有一股糖果的甜香。

他这样想着,红就一点点爬上了他的耳朵。

她对我可真好——这个想法无端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即使他们之间好像还什么都没发生,他依旧觉得有种理所应当的甜蜜惆怅正在他们之间蔓延。

这有点奇妙。

他这样想着,不由自主地揉乱了自己那一头翘起来的金色头发,直到呆毛支楞着换了一个姿势才将手放了在门把上。

2

还没等他推下去,门就从里面咔的一声打开了“在外面磨蹭什么呐?本小姐又不会吃了你!”

那个可爱、夺目的女孩半靠在门内的沙发上,层层叠叠的裙摆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甚至透出一种令人心疼的脆弱感来。

包厢里只开了一盏很暗的小灯,绚烂的光影都是从那个开向舞池的玻璃窗口里透进来的。

她微微垂下头,于是那双眼睛就被刘海下的阴影挡住了,从他的方向只能看见小巧的下巴和轻轻抿起的嘴唇。

“你认识金吗?”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听到她暗哑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又飘忽的像水汽一样,听不真切。

“金?”他本能的,疑惑的呢喃着重复了她的问题。

“他是一个笨蛋。”那个沐浴在黑暗阴影里的女孩抬起脸,露出一个灿烂到摄人心魄的笑容,声音,却在止不住的发颤。

他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只觉得那满面笑容下,几乎满溢的哀痛压的他眼睛都有些酸涩了。

“你知道吗?”她仍然笑着。

那双剔透的、笑弯了的蓝眼睛在昏暗的房间里泛起微光,如同宝石一样折射出温柔的色彩。

没有一滴泪水从那汪湖水中坠下,他却被那悲伤感染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知道他吗?”她的嘴唇无声的开合了几次,最后,却仍是又问了一遍。

她紧盯着他的脸,盯着他那双清澈的蓝眼睛,好像透过他的身躯和灵魂试图看到些什么。她几乎没有眨眼,近乎贪婪的,一瞬也不停歇的看着他。

他注意到她挺直了脊背,连脖颈都紧绷着,长长的眼睫打着颤,像是暗夜里追逐火星的飞蛾,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脆弱的躯体都燃烧殆尽。

这种灼热,几乎让他整颗心都疼了起来。

太陌生,又太熟悉了。

他几次尴尬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傻笑企图缓解这样的痛感,但只是在她面前扯起嘴角,就花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最后,他终于在这种沉默的拷问中选择了离开。

在起身离开的时候,他路过她的身边。

在错身的那个瞬间,他听到她口中吐出一声极轻的呢喃——

“我很想他。”

-end-

才两分钟??????

hello??????
已拍完?????????

.... 不存在的 .... 不存在的....

买不到的...抢不到的......

我没见过兔尾... 根本就没有爱丽丝

【嘉瑞】一个一发不可收拾的亲亲

剪辑:贰寒

bgm:感情、その名は「悲哀」

【虽然是视频但并不是很大】

人声素材全部来源于凹凸世界第一季19集

大部分其他音效截取于凹凸世界第一季

水声、撕裂、摩擦声来源于音频素材包

第二季才两集嘉瑞就有糖了很开心。

-------------------

妈耶... 两千播放三百收藏吓到了...

下一次会好好修音调bgm的,这次有的地方没做好非常抱歉,下次老年人会努力修修小破车的

-------------------

推车的手,微微颤抖

播放过7000了有点吓到

嘉瑞大法好!!!!

一车四个人嘉德罗斯你就看到了格瑞!
叫格瑞名字时候声音都软下来了你真的是!!!!!!
这口糖我能甜半年!!!

凹凸世界x冥王- Θανατος- (Thanatos) -

燃向混剪

剪辑:贰寒

原曲:《冥王- Θανατος- (Thanatos) -Sound Horizon

bgm:祖娅纳惜&右膝(ミキサー)翻唱版- 冥王 

素材:凹凸世界 初版预告+凹凸世界 

 

第一季cv大大们太棒了,被苏到窒息就特别想做点什么,努力卖安利给基友却各种被误会被拒绝难受到爆炸一晚上剪了冥王出来我就不信还有哪个敢说这是幼儿园画风_(:з」∠)_

ps:特意留了煤老板一声哼不知道能不能听出来

【随意写写】夜照无眠

- 小段,随意写个故事
- 刚才在书店里,有两个好看的女孩子很有意思
- 渣,短,练,介意慎

1
对面传来椅子搬动的声音,景眠的呼吸,也随着那个身影的到来而变乱了几拍。

她抬起白而指节修长的手将半开的书轻轻合上,向四周看了一圈,面对着灯光,很自然的伸了一个懒腰,从帽沿下的阴影里露出妆容精致的脸来。眼神和对面的女人不经意的打了一个照面。

五官倒是还算好看,只是没怎么化妆,嘴唇太薄,眼睛里的光过于锐利了。

这就是他心心念念喜欢了这么久的女人?

身上的颜色总共加起来就只有黑跟白,休闲装的蝴蝶袖和圆领穿在她身上都有种职业装的肃然。

若说景眠做出决定来此蹲守只是为了心底那些尴尬孕生的不服气,如今看到这个女人之后,这股劲儿就彻底变成斗志。

没道理。

真的没道理。

我那样的喜欢着的一个好男人,曾经对我温柔相待、面面完美的他,怎么就喜欢上这样一个纸片样的女人了呢。

旁边的小孩子又奶声奶气的尖叫了起来,他身边的母亲抓着男孩儿却又止不住他的喧闹,有些慌乱无措地看过来,但是景眠已经无心像之前那样转过头沉下声音训斥他们了。

她想起之前悄悄拿起他的手机,发过照片准备将自己设成他的屏保,满心的甜蜜与所有窃窃的欢喜却都解开密码的那一刻,碎成了一片片。

画面上的女孩穿着红色外套,黑白套裙,脚踩红底的黑色高跟鞋,如同一个女王在泛黄的棚内暖光之下涂抹红唇,嚣张的不可一世。

如果不是事先摸底做了反复调查,景眠几乎不能把那照片上的女人和面前这个处处不如自己鲜活的刻板女人联系在一起。

她压低头上的鸭舌帽,在阴影的遮掩下继续打量着她,脑子里的心思转个不停。

很好。

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面”吧。

对面的女人忽然从书页里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向她。景眠觉得自己帽子下的双眼都要被她穿破了,待得那难熬的一两秒终于过去,女人移开眼睛继续沉在书中,她从那种脊背发凉的感触中逐渐回过神来。

这是心理作用,她将头埋的更低了一点,若无其事的翻了两页书,借着指尖和粗糙书页的摩擦声让自己镇定下来。

这个女人是赵学长的心上人,即便她似乎还没有和学长真的交往也仍旧是目前情敌单子上的头一号人物。还没交手呢怎么能先退缩!

做好了心理建设,重新斗志昂扬起来的景眠咬着牙抬起眼,向着刚才的方向看过去,却只看到一张空荡荡的椅子还留在原地。

那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又一次爬了上来,只是这一次,来源于背后。

“景眠是吗?我叫覃夜。”

那是一个很好听的女声,不甜也没有多清澈,却如同炸雷一样响在了景眠的耳畔。

她曾经在脑中无数次构想过和这个女人初次面对面的场景,甚至将自我介绍都演练过许多遍。

只是没有一次是如同现在这样的。

她僵在原地,思路乱糟糟的,不知是应该先回过头,回应这突如其来的问候,还是先问问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女人,究竟是怎样知道了她的名字。

身后的人并没有给她太多时间纠结。她似乎对她的每一分紧张都了如指掌,又靠近一点,将手放在她的右肩上安抚地拍了拍。

“放松。“

景眠被肩上的温度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回过头,就避无可避地迎上了覃夜那双狭长的、有些锐利的眼睛里浓浓的兴味。

“美丽的女士,虽然我们之前素未谋面,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吃一顿剁椒鱼——”

景眠几乎有些惊恐的看着这个人张口就说出了她最爱吃的菜

“姑娘能否赏脸呢。”

赏脸?赏个鬼啊!!景眠在心里有点抓狂的大叫着,脸上却依旧紧绷绷的,不敢动,也不敢轻易开口。

身后的神闲气定的女人与景眠就这样对峙着,看着她的目光亲近而包容,就像是在看一个闹脾气的老朋友。

—————————————————————————————

-tbc

【嘉瑞】稳定消亡

- 原剧情线,私设有,介意慎
- 短,渣,一发完,自我解读
- 瑞嘉瑞,单向似的双向

1
嘉德罗斯从短暂的睡眠里醒来,看到的就是海面上正在升起的太阳。那光线太刺眼,盯久了,连他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眯起来了一点。

又是新的一天了?

啊,很好,还活着。

于是那种轻轻松松的,慵懒随性的笑又出现在他的脸上。

“咔嚓”旁边的祖玛露出的小半张脸上都染着红晕,慌张的把相机藏在身后。“嘉...嘉德罗斯大人刚才笑的太好看!...我一下子没忍住”
“哇!祖玛!!!!“罗德咋咋呼呼的飞奔过来,一把抱起祖玛就跑”嘉德罗斯大人不要怪她!!!我证明!!真的照的超级好看!!”

嘉德罗斯一反常态的没有追上去给他们一人脑袋上补一棍子,只是很凶的目送两个人吵吵闹闹的跑开。

等到太阳终于完全从水面上浮上来照亮了这个星球的整个海面,他终于不再盯着水面发呆。

“走了。”

“大人,我们今天去哪里?”

“找格瑞。”

“诶诶!嘉德罗斯大人!……祖玛祖玛!等等我啊!”

时间越来越少了。

嘉德罗斯按着搜索器的手指都移动的快了一些,用积分买了追踪器又从很多人那里“问”到了信息,终于得到了格瑞的准确位置信息。

真好,今天,也找到你了。

“格瑞!这么巧,我们竟然又见面了。”
嘉德罗斯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的时候,格瑞竟然觉得莫明的松了口气。

“四天没见,你还是这么幼稚。”

“废话不多说,和我打一架,不然就不放你走!”大罗神通棍在那个看上去又小又稚嫩的少年手里划出一个流畅的弧度。

快点打败我,然后好好活下去吧,格瑞。

2

习惯,真是种可怕的东西。

从格瑞刚刚加入大赛一切都还未开始的时候起嘉德罗斯就几乎每天都会来找他。起初是对这种毫无缘由纠缠行为的厌烦,再后来就是顺水推舟的应对。

两人的对决中从未有人受过伤,但是彼此的实力在高强度的对战之中却都有了提升。

格瑞也疑惑过,他明白嘉德罗斯的实力并不止他所展现的这些,从两人的战斗来说,真正受益更多的自然还是他自己。

也许只是无聊。
即便这更像是某种程度上的训练,格瑞也不会领这样莫明其妙的情。

大赛第一的过分关注让他失去了一切低调行动的可能,他自己都不能理解对方是怎么样一次又一次在没有组队的情况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任性。
霸道。
不讲道理。

什么样的奇葩星球才能养出来这样一块目中无人的幼稚鬼牛皮糖啊?

明明年纪小的很,一张软软的脸连婴儿肥都没脱,一天到晚却都这么有精神,总是像个小狮子一样斗志昂扬的。

等到格瑞想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从参赛的情报贩子手里拿积分换到了嘉德罗斯的背景资料。

“人造...人吗...?”人造胚胎的完美体....

手指划到一行字的时候格瑞不由得愣住了。

『实验中-待回收』

这是什么意思?实验还未完成吗?嘉德罗斯,某一天会被回收?那么他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比赛的赛场上...

从前只觉得他的力量值得敬重,现在看来,他的背后应该也背负着很多秘密。

夜幕即将过去,格瑞将资料收了起来,看着一派宁静的海面上渐渐有光芒上升。

这个世界这样美好,每一个人却都因为自己想要追寻的答案以命为注的抵死互搏。

谁又能知道活到明天的人会是谁呢。

3
一切都从那艘飞行器的降落变得不太一样了。

至少对格瑞和嘉德罗斯而言,那是一切变数的开端,也是从未想到发生的轨迹偏离。

我还在这里啊,还活着。

你的眼又在看着谁啊,格瑞。

为什么要去和鬼狐那种蝼蚁做交易,为什么要和弱小的人们混在一起。

『滴。监测系统发现无法辩识的情绪,已上传实验室。』

“啧。”真不是一般的麻烦。

无法领会,无法理解。
但是我是不会有什么改变和动摇的。

“格瑞!你在玩什么呢,算我一个怎么样?”

“嘉德罗斯?你来干什么!”

哼。几天没见,这次居然都和女孩子在一起了。

“又在和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浪费时间。”嘉德罗斯随手翻出信息板搜了一下“嗯?这个似乎还稍微有点本事。”

虽然一样不够格能伴随在你身边,但是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爽呢。

“但仍然是渣-渣。”

金色的冲击将周围的草木烧的一干二净,在土地上留下深深的沟壑。等到格瑞反应过来,凯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嘉德罗斯,你做的太过分了!”

“是嘛?我倒是觉得做对啦。”快点恢复过来,像以前那样和我全力战斗吧。

“终于让你燃起斗志啦,格瑞。“他脸上又挂起那副慵懒的,傲慢的神色”这场凹凸大赛里弱小的家伙实在太多了,我已经无聊了太长时间了”

“只有你,拥有能让我稍微期待一下的实力。”少年对着格瑞摆出架势,金色的眼中满含斗志“来吧格瑞!好好的和我打一场!”

“只会放任自己的私心杂念肆意乱来...嘉德罗斯,你的力量完全用错了地方,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恩。也许你说的对,我根本不懂真实的人类情感。

但是你必须在最后的时间到来之前,打败我,变成可以活到最后的那个人。

即使你眼中看的,根本就是其他人。

4
“嘉德罗斯大人,大赛的第一阶段已经结算了。”

“恩。”

“听说之前鬼天盟袭击了第二名的格瑞,差点成功杀死他。”

『警报!警报!人造人2号实验体情绪波动严重,监测系统无法判定!危险系数3星!』

『准备运行短时间大脑空置检查!』

“嘉德罗斯大人!!”祖玛难以置信的看着嘉德罗斯毫无预兆的倒下,如同一个真正的稚嫩少年一样蜷缩着身体,毫无防备地倒在了她怀里。

她有些茫然又担心的不得了,不由自主地颤着声音喊了起来“雷德!....嘉德罗斯大人出事了!”

回应她的,却是四周让她脊背发凉的寂静。

“你...这是要背叛嘉德罗斯吗。”格瑞的眼微微眯起,紫色的眸中透露出危险的意味来。

“怎么?你这是越打越爱,反过来在关心他吗?”雷徳从藏匿身形的岩石后,闪身冲到格瑞面前站定。

“闲话我也不多说了,再怎么说我也在嘉德罗斯大人身边追随了这么久,现在,我只是希望在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发生之前能做点什么而已。”

“...这些资料都是真的?”

“什么端粒重生,生物监测的,你难道以为我能随随便便编出来?”

“... 为什么给我?”

“他最近身体出现状况的次数越来越多。别离太痛苦,我看了都难免难受,更何况是她了。“雷徳唇边还是带着那种轻轻松松的笑意。

”我得尽快想办法把祖玛带走,嘉德罗斯大人这边当然就只能找制得住也管的着的你帮忙关照一下了。”雷徳说着飞奔到他身边,趁着他没反应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如一道红色闪电一般,像来时一般消失了。

格瑞的视线重新回到雷徳所给的那些资料上。

『人造人2号实验体(嘉德罗斯)十年期监测实验计划.......』

不是才九岁。
而是每十年,就会被捕捉,重塑成更“完美”的端粒聚合体重新生成。

不经常出现。
是因为一切行为都受到精神监测系统的实时控制。

看起来肆意妄为。
实际上完全生活在牢笼里,过度自由行动的后果,是大脑空置的强制昏迷、强制肌体惩罚甚至提前的抹杀性捕捉重塑。

嘉德罗斯。你究竟为什么总来找我呢?

格瑞有些疲惫的合上眼睛,强迫自己安静下来,将夕阳那抹金色的余辉隔绝在黑暗之外。

5
“嘉德罗斯大人,您最近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您作为大赛的第一名,不仅仅是最强,也一样是最多积分的拥有者。”

祖玛停顿了一下,斟酌着用词。

“雷徳和我都是最了解您的,如果连我们的忠诚都无法保障,您才会真正陷入最麻烦的危机里。”

嘉德罗斯大人晕倒时雷徳的失踪让她不得不开始思考一种最坏的可能性。这些天以来她一直思考着最佳的解决方案。

“大人,我们已经没有继续追随您的资格了。”

嘉德罗斯很少听祖玛说出这样多的话来。也很少看到雷徳低下头保持着沉默。

他看到祖玛轻轻抿着的嘴唇,朝着他小心的变成一个微笑。

“我会看好雷徳,也请您千万小心,照顾好自己啊。”

散落在身体角落的细胞记忆里好像也有这样的人存在着,
他们追随着他,几乎虔诚的将他守护起来。

这大概是上一个“十年期”遗落给他的礼物,恐怕对上一个『他』来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才能在以清除为目的的“洗礼”中残存下来。

我呢?嘉德罗斯抬起手,用手背蹭了蹭耳边圆圆的坠饰。

等到一切消亡,细胞重组,他又变为崭新,他的记忆里会有这样重要的人残存下来吗?

6
“谁在那里!”

“嘉...嘉德罗斯大人棍下留人是是是是我啊....!最最敬爱您的情报贩子!”

“哦?”嘉德罗斯将大罗神通棍收回手边,懒懒的发出威胁“你说的情报最好是我需要的,不然,我就只好抬手送你一程了。”

“大大大人您放心!这条情报是关于您经常问起的那个大赛第二名格瑞的!”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见嘉德罗斯瞬间睁开了半闭着的眼才满意的说下去“我得到消息说,大赛前百的两个十人小团体受到曾经的鬼天盟的启发,已经找到了制住格瑞的方法,今天他们就打算对格瑞下手啦!陷阱的具体位置就在这……”

他的话没有说完,手里的信息已经随嘉德罗斯一起消失了。

看着账上瞬间多出的十万积分他还是兴奋的眼都眯了起来。

格瑞陷在幻境泥潭里,发现自己的攻击无法奏效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精神攻击沿着真实攻击造成的伤口已经渗进了他的血液。现实和幻觉交错在一起让他开始觉得眩晕。

这些人谎称有嘉德罗斯的位置消息将他骗到了这个交易地点,又在交易的信息石板上涂了毒,让他的行动变得僵硬,原本以为只要将他们全部打倒就可以轻松解除困境,事实却比他想的要难了许多。

一抹火焰一样耀眼的金色忽然降临在战场中,四周的石块纷纷随着那股强大的气流浮动到空中。

嘉德罗斯的声音一如既往,慵懒又霸道“我允许你们动他了吗。”

那个精神力操纵者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嘉德罗斯的到来给他们带来压力几乎是毁灭性的,他明白自己再没有精力,也没有勇气与大赛前两名缠斗下去了。

精神力者的能力还未完全撤离格瑞的脑中就选择了自我毁灭,这种同归于尽式的自爆无法避免的伤到了格瑞的精神。

他觉得脑中一片混沌,承受过爆炸一样剧烈疼痛的神经脆弱不堪,他勉强撑用烈斩撑着地试图不让自己倒下去,但身体已经不受控制

摔在地上之前,他看到嘉德罗斯那双金黄色的眼直直的盯着他。

7
『警报,警报!人造人2号实验体自主意识过于强烈,超出系统理解范围!存在不可控性!危险系数五星判定!』

『十年实验期提前二十天结束!』

『准备进行回收重塑!』

刺耳的尖锐声音在脑中响起,电流封锁的尖锐疼痛伴随着在每一根神经里炸开,几乎要将嘉德罗斯的大脑撕碎。

『危险!危险!大脑空置失败!』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扭曲变得模糊,“好像要晕倒了”这种认知第一次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身上。

但是不远处那个失去意识的身影又那么清晰。

不可能的,格瑞应该打败我,成为大赛第一。

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

怎么可能允许。

“你们,这些,爬虫。“金色的眼几乎变成了血红色,满含杀意的威压铺天盖地打来,将这群人狠狠按了地上”我允许你们,动他了吗。”

这些人在惊骇之中尖叫着化为了灰烬。在他们生命的最终,看到的就是一波金色的巨浪,耀眼的如同天神的裁决,冲击着他们的身体,彻底分解成碎屑。

每一次呼吸带出的空气都仿佛在灼烧,好像有一股奔腾的岩浆从心脏开始,沿着律动的节奏冲进血管里。

不远处躲过一劫的裁判球抖着身体说着嘉德罗斯大人获得积分的信息,可是他已经听不到了。

格瑞。

他用毫无知觉的指尖试图把格瑞拽起来,却发现剧烈的疼痛已经支配了他的肌体。

有血从眼睛里流出来,像他从未有过的眼泪一样,顺着眼角一路滚下,落在格瑞的脸上。

在哭。

他听到了。

他体内这些塑造了他的细胞端粒在断裂之前发出绝望的哭声。

那声音太尖锐,吵的他无法思考,于是他只好用停在他脸侧的手指,轻轻碰了碰格瑞的脸颊。

在阳光穿透海平面冲入天空的时候,在新的大赛第一名格瑞醒过来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说——

“格瑞,再见。”

-fin-

emm

其实觉得有点ooc

不战真人,不战真人,不战真人

只肝角色,角色
虽然角色也逐渐偏离了原来的想象。